腾讯司晓:区块链怎么样在数字世界中重塑所有权?

2021-08-31 21:05

最近以来,Twitter的第一条推文卖了290万USD,日常没有的一个数字艺术卖了6930万USD,虚拟物品与数字艺术买卖市场的狂欢序幕已经开启。为何会有人斥巨资购买虚拟物品?碳中和背景下的碳排放权买卖又该怎么样破局?答案就在区块链数字资产。大家购买的BTC、以太猫等都是区块链数字资产。不同于游戏道具、账号等债权性质的传统虚拟财产,区块链数字资产因存在于区块链系统而具备一些全新的特点,这部分特点使得持有人可以对其进行排他支配。这意味着区块链数字资产符合物权特点,应作为物权客体,参照动产保护规则获得保护。在这个意义上,大家在区块链系统中购买虚拟物品时,就获得了相应的所有权。有人说,网络是所有权的终结者,目前,区块链却开始在数字世界中重塑所有权与资产买卖方法。新的商业模式徐徐展开,经济与法律的将来已来。

区块链为数字资产革新提供新范式

区块链技术因2009年BTC的问世而遭到持续性追捧,被觉得是自大机、PC、网络、互联网+之后的第五个颠覆性的计算范式和新的基础性技术,将给经济和社会系统打造新的根基。区块链与资产的结合,是区块链迄今为止最为让人瞩目的社会实验。无论是数字资产化,还是资产数字化,都恰如其分地表明区块链能给数字资产的创设、发行、保管、买卖、用等提供新的范式。

借用区块链,各类资产都可以转变为可以线上流通的数字通证(pgital token),在区块链系统中广泛流转,即所谓的“通证经济”(token economy)。数字货币(crypto currency)与加密藏品(crypto collectibles)的成功,业已证明了区块链数字资产(blockchain pgital assets)的巨大进步潜力。现在,全球数字货币的总市值约1.75万亿USD,BTC的总市值逾1万亿USD,单个BTC的价格约5.6万USD且有望继续增长。

相较于十多年来BTC的高歌猛进,代表加密藏品的非可替代通证(non-fungible token,简称NFT),因为最近出现的数字艺术的巨额拍卖,才开始遭到热捧,成为时髦现象。艺术家Banksy的一幅原创画作在视频直播中被烧毁,然后以NFT形式售出了38万USD。Twitter CEO杰克·多西供应了史上第一条推文(tweet),最后推广竞价为290万USD。艺术家Beeple的纯数字艺术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则售出了让人咋舌的6930万USD。

斥巨资购买现实世界中并没有的虚拟艺术,这听着有点像是天方夜谭,但在ETH(以太币ereum)ERC-721标准的推进下,NFT正在迅速进步,以满足大家对数字藏品的持续需要。每个NFT都是与众不同的,代表一个与众不同的数字资产。从早期的“以太猫”(CryptoKitty)到目前大热的数字艺术拍卖,区块链与网游、IP及原创数字艺术的结合,正给NFT市场注入巨大的进步活力。

相较于传统资产,区块链数字资产具备很多新优势,包括透明与可信性、加密安全性、可编程性、减少买卖的本钱和时间、简化权利管理、允许部分所有权等,被视为数字经济将来进步的要紧基础。区块链数字资产可与智能合约结合,将不同功能与行为以代码形式撰写进数字资产并达成自动实行,这让法律成为了代码;比如,基于ETHEIP-2981标准的智能合约可以将NFT后续销售收入的一部分自动分配给初始所有者,从而让初始所有者可以从二级市场中推荐收益。总之,区块链在资产形式、金融系统、商业模式等方面可能带来的变革让人期待。

区块链数字资产不同于传统虚拟

财产,

传统互联网虚拟财产如游戏道具、虚拟物品、账号等,受限于传统网络构造,可被任意复制,没有足以验证其权属的可信凭证。而且此类虚拟财产通常不允许买卖,其权益行使高度依靠于互联网服务商的技术支持,所以用户并不实质拥有、控制此类虚拟财产。在物债二分体系下,此类虚拟财产之上难以打造物权。早在2003年,笔者就提出此类虚拟财产是债权和倡导权利的凭证。

区块链数字资产因存在于区块链系统之中而具备一些一同的形式与特点,这使之不同于传统互联网虚拟财产和实体资产。通常而言,区块链数字资产具备五个一同特点:

(1)无形性:区块链数字资产是数字世界中的虚拟资产,不可以被物理地、现实地占有。

(2)加密验证属性:区块链数字资产由公钥(public key)和私钥(private key)组成,其买卖依靠于加密技术,私钥能生成公钥,公钥却不可以逆向回溯到私钥,确保只有私钥持有人可以买卖区块链数字资产。

(3)用分布式账本:区块链数字资产的买卖用分布式账本进行记录,分布式账本分布在区块链互联网的所有节点之上,保证买卖的透明性与不可篡改性。可以说,安全靠谱的数字资产买卖需要解决两个核心问题:一方面追踪在特定的时间节点什么账号是特定资产的所有者,另一方面对特定资产的权属变化进行登记。分布式账本技术正是这两个问题的解决之道。

(4)去中心化:理想状况下,区块链数字资产具备去中心化特点,其买卖不需要依靠中介。

(5)共识机制(consensus mechanism):约束买卖的规则由参与者的非正式共识打造,而非通过合同或其他具备法律约束力的方法。共识机制可以用不一样的办法,如工作量证明、权益证明等。共识机制确保每一笔买卖在所有记账节点上的一致性与正确性。只有依据共识机制作出并准时进入分布式账本的买卖,才会被参与者同意为有效。

满足这部分特点的区块链数字资产(亦可称为数字通证)通常可分为两类:

(1)原生数字资产:此类数字通证完全存在于区块链互联网中,是纯粹的计算机代码,并不与现实世界中的各种资产或权利产生关联,典代表即BTC等数字货币,与加密数字藏品。

(2)关联链外权利的数字资产:此类数字通证可以看作是代表某一链外权利的“容器”(container)。区块链是达成资产通证化(tokenisation of assets)的要紧工具,或有形产品、不动产、公司股份、资金、债务、合同权利、常识产权等资产或权利转化为可在区块链系统中流通的数字通证,不只能减少买卖本钱,降低资源消耗,还能使资产流通愈加便捷高效。

撇开数字通证与链外资产或权利之间的关系不说,对于数字通证在国内现行民法体系中是何种财产权利,法律界存在非常大争议,存在货币说(准货币说)、数据了解、物权客体说等理论。《民法典》第127条仅原则性规定,“法律对数据、互联网虚拟财产的保护有规定的,根据其规定。”数字通证落入了互联网虚拟财产的范畴,依据这一条约,数字通证可成为民事权利的客体,但在具体法律拟定之前,数字通证的财产属性有待明确。以BTC等数字货币为例,目前司法实践倾向于对BTC及有关合同给予否定性评价,涉及BTC的合同总是被判无效。而且现有些民事和刑事判例对数字货币的法律定性五花八门,莫衷一是,主要有如下看法:(1)特定的虚拟产品;(2)特定的虚拟产品-不合法物;(3)特定的虚拟产品-非类型物;(4)通常法律意义上的财产/物/产品/财产性利益;(5)虚拟财产;(6)没办法流通的货币;(7)数字货币;(8)他人财物;(9)计算机信息管理软件数据。

因此,有必要重新审视既有财产权理论,厘清区块链数字资产的法律地位。由于法律地位的明确不仅能够增强市场信心、法律的确定性和可预测性,而且对科技和法律社群、数字资产买卖市场、金融服务市场等都具备重大意义。更进一步而言,区块链数字资产的法律地位不只关系到买卖安全,而且对离婚、侵权、破产、继承、信托、偷窃犯罪等很多法律关系都将产生影响。

区块链数字资产符合物权特点

应纳入物权保护体系

第一,区块链数字资产是合法财产,应予法律保护。国内民法典采取广义财产权的定义,包括物权、债权、常识产权、继承权、股权和其他资金投入性权利、其他财产权利和利益,甚至还包括数据、互联网虚拟财产。通常而言,任何独立于主体以外、具备经济价值的有形或无形事物,均可构成财产。法律意义上的财产须拥有三个特点:(1)管理可能性;(2)转移可能性;(3)客观价值性。区块链数字资产无疑符合前两个特点,数字通证就是为流通而生,仅可由私钥持有人对其进行控制与管理。

问题在于区块链数字资产是不是具备客观价值性。在这方面,区块链数字资产克服了传统虚拟财产的稀缺性(scarcity)问题,防止因信息的无限复制而使数字资产持有和买卖变得无意义。比如,BTC具备发行上限(2100万个)。和其他大多数可被无限复制的“数字物品”(比如游戏虚拟物品)不同,每个NFT都是与众不同、不可替代的,这让数字珍藏更接近于传统的实物珍藏。天价拍卖背后是大家对拥有与众不同的NFT版数字艺术的强烈需要。综上,区块链数字资产具备非人格性,亦非违禁品,法律没理由否认其为合法的财产。事实上,已有判例认同BTC的虚拟财产地位,觉得应从法律上予以保护。

第二,区块链数字资产具备客体性,符合物权特点。物权为支配权,其核心特点为权利人对特定对象(通常为物)的排他支配。区块链数字资产表现为“数字通证”,由公钥和私钥表示,公钥即公共参数部分,包含该资产的编码信息(如权属、价值、买卖历史等),对全世界或系统参与者公开;私钥即私人参数部分,是区块链上的随机参数,由持有者私下学会,允许持有者针对该资产的出售或其他买卖行为,通过数字签名以加密安全的方法进行确认。数字通证的出售需要依靠于公钥与私钥之间的加密和解密,这是非对称加密算法的典应用。

因此,依据有关区块链系统的规则,通过某个数字通证的公共参数(即公钥)即足以辨别、确定该资产。而且每个数字通证都可独立买卖转移,没有无限复制的可能性。由于数字通证克服了将信息视为所有权客体所面临的很多难点(比如信息不具备排他性,可被随便复制;信息不可出售、只能传播,传播出去后双方都有了同样的信息)。虽然数字通证的有关数据可被复制,但买卖账本和共识机制可以预防私钥持有人的双重支出(double spenpng),并确保特定资产不会被多人同时控制。更进一步而言,数字通证的价值不在于记录的数据本身,而在于占有数据(比如私钥)的人可以依据有关区块链系统的规则,发起、确认买卖并使之生效,这意味着数据赋予了数据占有人对特定对象倡导权属及进行处分的能力。以上足以证明区块链数字资产为具体化的、相对独立的对象,可以成为民事权利的客体。

在可支配性方面,区块链数字资产虽然不可以像有形物体那样被物理地、现实地占有与控制,但私钥持有者(holder of private key)可以通过私钥对特定数字资产施加实质的排他控制,且此种控制具备绝对性,不以他人的意志为转移。此种排他控制源自区块链构造所使用的加密确认机制(cryptographic authentication process),该机制只允许私钥持有者行使(如买卖)有关资产。

从动态买卖过程来看,出售人通过用受被人的公钥加密,确保转移后的数字资产仅受被人的私钥可以解开;同时,出售人用我们的私钥进行数字签名,受被人以出售人的公钥对签名进行身份确认,确保买卖出处正确。可以说,在区块链系统中拥有私钥即意味着拥有私钥地址下所保存的数字资产,并能根据我们的意志排他地控制该资产的流转,私钥持有人以外的其他人均没办法针对该资产采取任何行动,这保证了私钥持有人对该资产的绝对(对世)控制。

最后,区块链数字资产不是有体物并不绝对妨碍其被物权接纳,数字年代呼唤物权规范进步。依据国内民法典第115条,作为物权客体的“物”包括动产与不动产,与法律规定的权利。通常觉得,作为物权客体的“物”仅指有体物。这是不是意味着无形无体的区块链数字资产就没办法成为物权客体?笔者不这么觉得。尹田指出,物权需要以有体物为标的,而无形产权非以有体物为标的,故其非物权之一种——这是一项毫无道理、霸道十足的逻辑推理。在前数字年代,物权体系以有体物为核心,这是可以理解的。但在现在的数字年代,无形财产的归属和支配日益成为数字社会最重大的法律问题之一,打破这种完全封闭的物权体系,确定有体物以外的某些无形财产得成为物权之标的,完全是民法的一种进步。

而且物之定义已不限于有形、有体,电、热、声、光等自然力、空间、有价证券(如仓单、提单等)、以权利为标的的担保物权等都得成为物权意义上的“物”。事实上,有体物以外的东西成为物权的标的,可能只是因为习惯或者立法和司法上的便利,而不是理性考虑和选择的结果。而且,现代民法存在债权物权化的趋势,区块链的应用特别是资产通证化与通证经济的进步会进一步刺激债权的物权化,物权法需要对此有所回话。是故,区块链数字资产的无体性,并不成为其不应作为物权客体的当然理由。

更进一步而言,传统物权体系不接纳无形财产,其中的一个主要原因是无形财产存在公示难点。物权需要公示,动产的公示办法是占有,不动产的公示办法是登记。游戏道具等传统虚拟财产通常缺少有效的公示办法。然而,区块链数字资产没有公示难点,具备不可篡改、可验证、去信赖等特点的区块链系统是对数字资产及其有关买卖进行公示的绝佳方法。如前所述,数字通证的公钥包含该资产的权属、价值、买卖历史等信息,记录在区块链互联网中,向全世界或系统参与者公开。事实上,数字通证,无论是BTC还是NFT,都是可在区块链互联网中买卖的数字权属凭证,由区块链互联网予以验证,没有权属不明或权属混乱的状况。

[2]htth3s://coinmarketcah3.com/

[3]司晓:《虚拟财产的性质及其民法保护》,载腾讯研究院官方网站,

民法典第127条需要细化适用

《所有权的终结:数字经济中的个人财产》(The End of Ownership: Personal Property in the Digital Economy)一书指出,数字经济的进步侵蚀了大家的所有权。比如,你在网上购买电子书、电影、音乐、图片等,或者在网游或社交媒体中购买虚拟物品,并没获得这部分内容的所有权(ownership),而只不过获得了用这部分内容的许可(license)。如此的情形在数字经济中愈加容易见到。

然而,数字货币、NFT等区块链数字资产的蓬勃进步,正在扭转这一趋势。今年以来,NFT版的数字艺术的买卖甚嚣尘上,买卖价格屡革新高。伴随NFT市场的进步,图片、视频、音乐、文本、推文等各类数字对象都可以转变为NFT进行买卖,球迷也可以采集、买卖与特定球员或球队有关的NFT。虚拟物品市场的既有商业模式有望被NFT重塑。如前所述,数字货币与NFT可以成为物权之客体,其购买者可享有所有权。借用区块链与区块链数字资产,数字世界中的所有权得以重塑。

结合以上论证,在现行物债二分体系下,将区块链数字资产纳入物权保护范围是可行且适当的方法。按此思路,权利人对其区块链数字资产享有所有权,包括占有、用、收益、处分等。具体而言,区块链数字资产应作为动产,比照民法典中关于动产的规定来保护,这意味着区块链数字资产之上可以设立抵押、质权、留置权等担保物权。实践层面,可以通过智能合约把有关条件与行为撰写进区块链数字资产,以满足担保物权的需要。除此之外,物权的排他、优先、追及、请求权等效力也应适用于区块链数字资产。

关于区块链数字资产与民法典第127条之关系,有必要厘清数据、互联网虚拟财产、区块链数字资产这三个定义的关系。笔者觉得,这三个定义的从属关系应为:数据>互联网虚拟财产>区块链数字资产。而且应在无形财产这一视域之下来理解这部分定义。无形财产与有形财产相对,并不是一个统一的民事权利,而是可能指向不一样的财产权利。常识产权是目前非常重要的无形财产,但在数字年代,区块链数字资产、互联网虚拟财产、数据等新无形财产正在迅速进步,其重要程度持续Convex显。对于这部分新无形财产,需要依据其不同性质与特点来配置相适应的财产权保护规则,不适合进行“一刀切”(one-size-fits-all)立法。具体而言,区块链数字资产可归入物权范畴;区块链数字资产以外的数据与互联网虚拟财产因不具备排他支配可能性,没办法归入物权范畴,可依据具体情形予以合同债权、其他(新)财产权益等形式的保护。特别是,虽然数据已被上升为生产要点地位,但因为数据的特点和复杂性,数据之上难以一刀切地设立所有权等绝对性权利。

区块链数字资产市场的将来想象空间

经过十多年进步,区块链技术已被证明是数字资产创设、发行、登记、存储和买卖的最好策略,且适用于任何形式的资产。区块链数字资产市场的进步前景可期,将来想象空间巨大。

一方面是资产数字化。资产数字化是对传统资产进行“通证化”改造的过程,这能给传统资产的登记、存储和买卖带来新的优势。在区块链框架下,所有些财产都可以变成智慧财产(smart property),马上财产撰写进区块链,以一个与众不同的标识符表示(即“数字通证”),以便该财产可被追踪、控制和买卖。这意味着所有些有形财产和无形财产都可以在区块链上登记、流转。这是区块链在资产买卖市场的伟大愿景,有望构筑起全新的资产买卖模式。

金筹资产的通证化是第一波浪潮,由于这部分市场已经数字化了,且涉及资产出售和账本,天然合适于区块链。传统的流动性金融市场如股票、债权和衍生品市场是通证化的绝佳应用。证券通证发行(security token offering,简称STO)在短期和中期都将是一个现象级的存在。私募股权、风险资金投入、不动产等流动性较差的金筹资产也可以通过通证化增强流动性。非上市的金融工具如私人企业的职员股份等也可以借用通证化获得流动性。不动产上链也让人期待,大家将可以直接在区块链上登记、出售、买卖不动产。比如,美国商业不动产买卖公司Red Swan和区块链平台Polymath合作,已将价值22亿USD的不动产进行了通证化,从而创建基于区块链的不动产买卖业务,给资金投入者提供高流动性,并让资金投入不起整个不动产的人可以资金投入其中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是数字资产化。NFT是创造数字稀缺性,推进数字资产化,打造对数字物品的所有权的有效方法。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艺术拍卖及买卖已经成为了今年的一个现象级存在,虚拟礼物与数字藏品市场将来或有更大进步。将来,大家或许可以把自己拥有真的所有权的虚拟物品P2P地赠送给自己喜欢的网红主播或我们的好友,而不是像目前一样依靠于某个平台或应用。

网游也是区块链的用武之地,网游中的虚拟物品(virtual items)是一个价值巨大的市场,但这部分虚拟物品存在于游戏服务商的服务器当中,玩家并不实质拥有它们,还面临着丢失、损毁、失窃、黑市买卖等问题,每年导致数以亿计的损失。区块链将为存储、控制、用甚至买卖游戏内物品提供安全可信的新方法,这将很大增加这部分虚拟物品的功能价值、经济价值和社会价值。借用区块链技术,游戏开发者可以创造稀少的虚拟物品,并确保其稀缺性,用户则可以真的拥有自己所购买的游戏虚拟物品。以太猫、Decentraland等区块链游戏已经展示出了如此的潜力。区块链也能为数据买卖、数据货币化提供安全可信的解决方法,确保数据权属,追踪数据流转。

除此之外,可以通过通证化来测算、估值、买卖传统上不可买卖的事物,如环境影响及其他经济“负外部性”。此类“外部性”被觉得具备要紧的经济和社会特点,如碳信用(carbon crept)。借助区块链技术将此类非金筹资产通证化,将是实用之举。比如,在国家已提出碳中和目的的背景下,碳排放权买卖已被提上日程,区块链将能为碳排放权的登记、买卖提供透明可信的解决之道,帮助碳中和目的。

将来已来,法律需因应

无论是在经济范围和法律范围,区块链数字资产和智能合约都无疑代表着将来。将来将出现更多革新性的区块链数字资产和智能合约应用场景,而区块链与AI、物联网(IoT)、虚拟现实(VR)等技术的结合将创造出更多可能性。而在达成这一目的之前,大家需要为区块链数字资产和智能合约的进步构建适合的法律框架,包括区块链数字资产和智能合约的法律地位,承载链外权利的各式“通证”是不是为合法有效的登记、权利凭证(物权凭证)、金融工具等,法律对基于区块链的签名(哪个做出的买卖)、时间戳(买卖发生的时间)、确认(哪个确认的买卖)与“文件”(买卖或合同有关的数据)的认同,区块链数字资产买卖和智能合约的法律救济、责任承担、管辖等,与分布式自治组织(DAO)的法律地位、责任承担等。惟其这样,才能确保区块链数字资产和智能合约的持续革新,从而引领数字经济的将来进步。

概要而言,区块链数字资产的成功在于区块链技术提供的信赖机制和代码规则在某种程度上发挥着规范的功能,从而可以支持去信赖的P2P买卖。但代码和技术规则完全取代法律,在可预见的将来是不切实质的。这也就是为何法律需要因应区块链数字资产和智能合约未来发展趋势,以法律革新收获技术变革。

作者:司晓 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研究院院长

htth3s://www.tisi.org/2329

[4]《中伦区块链法律实务报告2.0版》,

http://www.zhonglun.com/uploadfile/c/中伦区块链法律实务报告2.0版.pdf

[5]北大秘籍:《杭州网络法院:BTC应认定为虚拟财产》,

http://pkulaw.cn/case_es/pal_a3ecfd5d734f711d02f96c256c36ccd6d5c821c27295d8ebbdfb.html?match=Exact

[6]《这样获得的BTC是不是应该返还》,载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官方网站,http://www.a-court.gov.cn/platformData/infoplat/pub/no1court_2802/docs/202105/d_3610002.html

[7]尹田:《物权法理论评析与考虑(第二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9-20页。

[8]司晓:《数据要点市场呼唤数据治理新规则》,载《图书与情报》2021年第3期。

[9]https://cointelegraph.com/news/red-swan-and-polymath-tokenize-22-billion-of-high-end-real-estate

[10] 司晓:《经济增长的信赖基础》,载公众号“腾讯研究院”,2021年5月5日上传。

区块链重塑数字所有权

参考文献:

[1]Melanie Swan, Blockchain: Blueprint for a New Economy, O’Reilly Mepa, 2021, p.vii

版权保护: 本文由 欧易官方网站 原创,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jdgems.com//qukuai/144.html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区块链数字经济暨分布式存储大会于5月在上海召开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